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不一樣的金融中心

11月中旬在橫濱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年會, 我們的曾特首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都是講者, 我是台下聽眾. 曾特首講的是全球經濟形勢, 並且語重心長地說:“目下的市場非常吊詭, 是我參與管理金融業那麼多年來, 從未見過的.”(大意) 以三十多年的閱歷說這話, 特別具說服力. 演講之後, 特首因為趕著參觀廢物處理而提早離場.

李顯龍談的是亞太商機, 老生常談, 倒是當中提及人民幣升值未必對美國有利, 繞是公開的秘密. 他在發表演講之後參與座談會, 提及北韓在全球地緣政治的重要性, 北韓的一舉一動直接牽動俄羅斯、美國、中國及日本這幾個全球經濟和軍事大國的神經. 如何拆彈對北亞甚至全球的長遠政經發展都有重大影響. 處處表現他對國際形勢的掌握, 座談會主持人, 《時代週刊》的副主編開玩笑地說“也許新加坡可以擔當斡旋的角色.”

香港培育出不少財金界精英, 港府官員作為技術官僚, 金融市場知識是世界頂級的. 以任總為例, 傳媒揶揄他後知後覺, 其實是有點不公平, 至於這頂級人才值多少人工是題外話. 我們財金官員談論經濟事項時亦顯得充滿信心, 曾特首也不例外.

十多年前, 當時任財政司的曾特首、任總再加上財經事務局長許仕仁, 站在鏡頭前意氣風發地宣佈香港政府已成功打敗大鱷, 記憶猶新(當然, 俄羅斯債券市場在那週末的突然發難, 才是對沖基金鳴金收兵的主要原因).

金融業是香港經濟的骨幹, 香港人亦很著緊全球金融中心的排名, 當中少不免涉及香港和新加坡的角力. 其實, 香港和新加坡是蘋果與橙, 不能比較. 在一國兩制之下, 香港可以享受高度自治, 我們可以討論特區的文娛康樂, 甚至議會政事, 然而國防外交卻不容我們置喙. 新加坡作為一個獨立國家, 除了發展經濟之外, 尚可以在國際舞台扮演一定角色. 角色締造了眼界, 不能說是官員的能力問題, 香港人亦永遠不會有野心去擔當國際政治舞台上的蘇秦.

談香港、談新加坡, 當然不能不談上海. 九七之前, 香港的財金官員出席國際會議時, 都不經意地會和中國官員平起平坐. 九七之後, 特區繼承中國官場文化, 排名漫浪不得, 大家亦逐漸謹慎起來. 屠光紹, 上海市市委兼副市長, 主管金融工作, 在市領導中排名……第九, 其工作大約就相等於我們的曾俊華司長. 歲月如梭, 五十年、一百年瞬眼即逝, 一個地方政府財金官員的命運, 已經清楚寫在牆上.

(於2010年11月2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