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用愛國心來辦銀行

上期《一瓢集》談金磚四國, 浮光掠影地談了一下對印度的印象. 今期且花點篇幅談我在另一塊磚頭 – 俄羅斯的一點經歷.

VTB (Vneshtorgbank)是俄羅斯第二大銀行、亦是唯一具規模的本土投資銀行. 2008年一批原來在德意志銀行負責俄羅斯業務的投資銀行和交易室高層轉投VTB; 今天, 它的投行業務在俄羅斯直接和其他環球大行競爭.

VTB的前身是外貿銀行, 上世紀末, 俄羅斯債務危機時, VTB是少數沒有破產的俄國大型銀行. 2002年, 外交官出身的新總裁Audrey Kustin上台, 銳意革新, 將VTB由國企迅速發展成為俄羅斯最進取和具全球視野的銀行. VTB在2007年上市, 當年集資80億美元, 是俄國有史以來第二大宗的IPO. 上市之後, 實力進一步加強, 銀行知名度亦因此而提高. VTB最大股東仍然是政府, 主席亦是俄羅斯的財政部長, 但在發展新業務方面, 卻毫不手軟.

VTB投行部門主管Yuri Soloviev, 今年40歲, 2008年3月由德意志銀行轉投VTB. 之前主管德銀在俄羅斯和獨立聯(CIS)投行業務, 2008年曾被選為歐洲100名最有影響力的投資銀行家之一. 他跳槽之後, 從德銀挖走了過百名的舊下屬, 震動俄國金融界.

VTB的總部設在Lesnaya Street, 是莫斯科市內的一個舊區. 六層高的大樓毫不起眼, 保安有點像KGB. 基於歷史原因, 銀行的董事局和最高管理層的辦公室都在這幢大廈內. 反之, VTB的投行業務座落於在距離市中心比較遠的Federation Tower, 是一幢嶄新的摩天大樓. 兩幢建築物風格各異, 亦反映了銀行的新舊文化.

VTB在Federation Tower的投行辦公室


VTB在Lesnaya Street的總部


Yuri說, 組班離開德銀, 為的不是金錢, 只是希望國家能有一家像樣的投資銀行. 他和我討論亞洲發展大計時, 下下都提及要以俄國國內業務為中心、建立國外的銷售團隊的目的, 亦是配合國內的債券和股票市場的發展.

銀行轉型我親身經歷也不少. 由CIBC到同樣是有國家背景的DBS, 我都曾在管理層內參與改革. 湊巧的是兩家銀行都是聘請麥肯錫做顧問. 那架床疊屋、目不暇給的PowerPoint, 給我印象很深. 當然真相是: 很多時銀行管理層已經早有定案, 豐富的數據和嚴謹的邏輯都只是“搭棚”而已. VTB的轉型和我過往的經歷有一個很大的不同; CIBC要建立衍生工具業務也好、DBS要衝出新加坡也好, 原因(至少紙上如此)都是商業考慮, 說的是不改變則沒有生路. 而VTB轉型的原因卻是愛國.

俄羅斯立國以來, 長時間都是大規模或小規模、對外或對內在打仗. 俄羅斯人和喜歡跟外國人做生意的中國人相比, 給人的印象是高傲, 而且對外人充滿猜疑, 另方面, 他們很以自己的文化為傲, 辦銀行亦貫徹這態度.

(於2010年11月10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