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也叫金牌太沉重

稿材難覓, 且寫一點奧運餘緒排遣一下金融悶局.

剛從北京公幹回來. 期間和一眾京大人飯局, 酒酣耳熟之後, 座中有人大罵劉翔, 更謾論上海男人沒骨頭 (陳良宇案, 陳的秘書是主要控方證人; 對之十年前北京市長陳希同出事, 市長的助手選擇自殺). 京滬相輕, 由來已久. 但劉翔退賽一事, 甚為吊詭, 難免惹來不少蜚短『劉翔』.

古代奧林匹克運動員, 勝利的獎品是不是獎牌, 只是橄欖葉冠. 近代奧運獎牌源起1896年, 今天大家所看到的金牌, 其實內裡是銀, 再鍍上重約6克的黃金, 含金量甚低, 用它來承載13億人民的希望更是情何以堪.

我的一位老外朋友花了不少銅鈿買了一張開幕門票, 看過典禮之後, 感動不己. 回來贈我一句 – 『您應該為身為中國人而驕傲』. 我一剎之間不懂怎樣回應. 可以選擇的話, 我寧願看到13億人民享受小康生活, 多於在電視機面前欣賞張大導的擬『滿城盡戴黃金甲』鉅製. 然而奧運開幕禮感動了大部份的中國人是事實, 政治是眾人之事, 豈為狷介如我者而設. 奧運之後, 中國“出頭鳥”是做定的, 如何拿出胸襟和手段去面對別人的指點和妒忌, 尚待考驗!

晚清義和團亂國, 光祿寺卿袁昶(註)勸戒慈禧要遠拳匪, 西太后回應一句”拳匪不可用、民心可用”. 一百年轉眼過去, 中國的經濟影響力已經接近大國邊緣, 奧運金牌數目更超美越俄, 然而民智又進步了多少呢?

註 光祿寺卿是負責宮廷飲食, 袁昶未幾便被慈禧殺害


後記:

中國書畫講究留白, 自己寫和看文章都是喜歡帶一點餘味, 當然這對大部份愛好“家好月圓”的觀眾來說, 是一分扮高深, 九分不知所謂. 編輯先生很多時都體諒讀者的苦處兼同情我的困境, 盡辦法將我的文字從炼獄底提回人間(例如給我起一個比較平易近人的byline), 當然做魔鬼的仍然是照舊做魔鬼.


(於2008年11月27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