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政治的皮相

我對議會內的香蕉亂墜、肘膊交錯, 持一個很開放的態度. 民主就是包容開放, 手段帶點嘩眾取寵, 不過是皮相而已. 重要的是在議會廳內, 大家在討論什麼? 爭辯什麼?

香港人是慣性地看不起台灣政治的『蠻』和新加坡的『板』. 其實台灣改朝換代機制是很值得我們羨慕的. 新加坡故是一言堂, 但它行政立法配合得那麼天衣無縫(!), 亦造就了管治效率. 同是中国人当家的地方, 比諸兩地, 香港又如何呢?

背景是 : 97之後, 特區政府取消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 自此之後, 民生問題就由區議會和立法局分擔….

新的立法局開鑼, 走馬換屆. 不少失意選舉的前任議員, 一方面大方地接受選民的選擇; 另一方面向大眾告解, 自責落區工作做得不夠. 受挫的自由黨, 黨內更有意見說要回歸功能組別, 放棄直選云云.

不知從何時開始, 我們尊貴的議員的著眼點是; 食肆應否設吸煙區? 社區內的公廁是否合規格? 申請公屋的家庭是否遇到阻滯? 我理想中, 議員應該花時間為大香港劃藍圖、謀福祉、要前瞻而不是用短線的利益來換取選票. 我對基本法的膚淺理解是, 代議政制是直選的過渡, 兩種制度的分野是過程而不是目的. 議員是直選也好, 是間接選舉也好, 我希望立法局議員能夠想得深一點、遠一點. 爭取選票是重要的, 無術不成, 但大家要懂得怎樣在道與術之間取得平衡.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 先天性上國防和外交課題都與我們無緣, 殺局之後, 立法局議員的論政材料越來越下斜. 立法局的尴尬, 某程度上與民主派的困境相若. 我是普選的支持者, 至少接受它是眾魔鬼中之輕. 我亦欣賞政黨對理念的擇善固執, 然而,泛民作為(以人數計)第一大黨群, 除了民主這課題之外, 又能夠提出什麼具意義的議題呢? 某程度的普選終有一日會實現, 那時候民主派又能夠將腎上腺素發揮在什麼地方呢?

只要有內容, 皮相的美醜, 無可無不可. 如果像意大利般選一個脫衣舞孃來做議員, 可以令特區真正安定繁榮, 何嘗不是美事?


(於2008年11月1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