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7, 2008

偉斯曼先生與甘先生

那邊廂, 美國國會山聽證大會上, 眾議院政府監督委員會主席偉斯曼(Henry Waxman)對前雷曼兄弟總裁富爾德大肆揶揄, 富爾德的糜爛生活更成為眾矢之的. 這邊廂, 民主黨新貴甘乃威領導雷曼苦主衝擊銀行和立法局, 誓要討回公道.

甘先生和偉克斯曼先生心中惦念的是小市民的福祉, 當然還有選票.

行業習性使然, 投資銀行領導人大都是傲慢兼剛愎自用, 有說富爾德的高傲性格是雷曼找尋白武士功敗垂成的原因之一. 身家依然豐厚的富爾德故然不得人心, 政客的表現又如何?

美國投行高管看似駭人的薪酬, 其實並不是新聞. 每年各大財經雜誌及報刊都大肆報導. 收入榜的排名, 亦是讀者茶餘飯後的八卦材料, 羨慕有之, 怨憤却未必. 聞說不少政客更用盡方法將子女安排進入投行工作, 視之為鯉躍龍門. 打落水狗並不難, 再加幾分驚訝表情就難免令人感到虛偽.

香港的迷債事件, 發展至今賠償問題仍是懸而未決, 下面幾點值得大家思考:-

1. 政府若果採用一刀切的賠償方法是否公平?
2. 當全世界絕大部份的投資者都蒙受重大虧損的時候(包括曾經購買雷曼兄弟的非迷你債券或股票的投資者), 要求保本是否公平? 亦是否對投資受損但與雷曼兄弟扯不上關係的香港納稅人公平?
3. 苦主的年齡(或學識)應否是賠償的考慮點. 弄得不好, 陳家強先生大可兼任社會福利局局長.

在漫天民怨底下、在政黨與傳媒先天性支持弱勢社群的高尚情操影響下, 支持政府並不容易. 然而立法局大樓簷上那蒙著眼的泰美斯女神(Themis), 仍是需要我們去呵護的.



(於2008年10月17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