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08

杜魯多的中指- 也談Spin Doctor

立法會大選後, 特首的民望仍是像烏雲多於浮雲, 政治化妝師的實際作用, 再次惹人懷疑. 曾幾何時, Spin Doctor是城中的熱門話題,小布殊的前任寫手David Frum所著的白宫生涯回憶錄,經點提之後,聞說在Page One也賣斷市。

David Frum 是才子,耶魯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再取得哈佛大學法律學位,David的母親Barbara Frum(1937-1992)是加拿大傳媒風雲人物,曾任國家廣播電視台(CBC)的晚間新聞主播十年之久,通過電視螢幕走進無數加拿大人的客廳。

加國地大物博人稀,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扮演一個帶社會主義色彩的良心角色,典型的例子是,加拿大軍隊一直是最受歡迎的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兵源,(其實加拿大軍力甚差,加國年代久遠的巡洋艦,當年跟隨英美海軍征戰福克蘭,因為速度慢趕不上前線,更被人家取笑;之所以能夠仍然浮在水面,是年代久遠, 船身塗了很多層漆油的緣故) 。

加拿大不是超級大國,沾衣邊算得上是G7 之一,其出產的政治人物,真正在國際舞台上留名的,一是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前度總理皮雅遜 (Lester B. Pearson),另一個就是更廣為人知的就杜魯多 (Pierre Trudeau) 。

法裔的杜魯多(1919-2000)前後擔任加拿大總理達十六年之久,不論私生活和施政生涯,都多姿多采兼具爭議,私生活上他娶了一個比他年輕超過一半的前度內閣閣員的女兒 - 瑪嘉烈。辛克萊(Margaret Sinclair) ,最終以離婚收場,分居期間瑪嘉烈經常留連紐約的士高被狗仔隊拍下露毛照,與滾石樂手米積架的春風一度,更廣被報導。

政治上,杜魯多極力抗衡魁北克分離主義,1970年,武力爭取獨立的魁北克分離主義游擊隊,綁架了一名英國外交官和一名魁省省議員,杜魯多不惜啟動戰事緊急法令,開動軍隊進駐魁省,在不少法裔加拿大人眼中,杜魯多一夕之間變成十惡不赦的暴徒。另方面杜魯多推動一國雙語來保障法裔人的權益。又將憲法修改權從倫敦引渡返渥太華,並且建立人權公約。經濟政策上,杜魯多傾向於中央集權,他的國家能源政策,利用西部阿爾伯達省的賣油收益來津貼全國國民,導致阿省選民懷恨在心,多年之後的一次聯邦選舉,杜魯多所屬的自由黨,曾經出現在安大略省以西零議席的現象。

雖然在施政上惹來很多爭議,杜魯多憑藉他的個人風釆和明確的理念,曾經風靡舉國上下,甚至出現杜魯多狂潮(Trudeaumania) 。許是持才傲物,杜魯多從不把傳媒放在心上,有一次記者問的問題不遂杜魯多的心,杜魯多還以中指,這鏡頭自然成了晚間新聞的主菜。

杜魯多死後舉國哀慟,有評者說了一句很中肯的話:「杜魯多代表了很多加拿大人心中渴望能夠做到,卻永遠達不到的夢想。」一個對政治化妝嗤之以鼻的政治人物,卻得到這樣的身後評,衆心戰專家,能不氣洩乎!

理想和手段,根本是兩碼子的事,用手段來實現理想,可以說是英雄手段,但如果欠奉理想,單靠手段來贏取權力,終其量亦只是一個能吏,和政治家相去甚遠。

政績需要通過時間來沉澱,群眾對政治人物的認受程度,除了客觀的功利之外, 亦受政治領袖個人理想和風格影響。 至於千秋功過,更不是用霎時的民意調查來厘定。

曾先生視民望如浮雲, 是求仁得仁乎?



(於2008年10月22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