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 2016

用教育來治陸港矛盾


香港社會人心低迷, 所以每當我看到一些心靈雞湯報導, 我都很樂意和讀者分享. 

《財新》雜誌是大陸一本地位的財經刊物, 創辦人胡舒立前身是《財經》雜誌的總編輯, 後來和股東產生意見, 結果自立門戶, 成立了《財新》雜誌, 作風一如既往, 都是以深入發掘和探討國內社會政經問題為主. 

95日出版的《財新》(2016年第15), 當中有一篇文章題為『跨境孟母』, 談的是國內的很多專業人仕為了子女的教育, 甘願犧牲自己的職業前, 落戶香港, 讓孩子在一個更好的環境成長.  我且節錄幾段和大家分享:-
奧運站是不少陪讀家庭的落腳地, 這片地方曾經是香港人眼中的貧窮落後地方. 但隨著內地多赴港居多, 這裡的新樓盤鱗幟櫛比、寬敞舒適、生活便利, 漸漸成了所有內地有背景人仕的集中地“. 

一位新移民媽媽說:“香港的教育是百年教育, 不會因為三五年經濟不景氣就走下滑….  香港優勢的地方是英語言語技能及規矩.  在香港需要等紅燈、排隊, 我希望他接受這種教育; 但我也擔心他以後回到內地會被人擠到最後, 永遠買不到東西.

與內地的人情社會大不相同, 香港的教育體系盡可能讓錢財和後門的比例降到最低, 給子女一個相對最公平的競爭環境 - 要比拚的是子女的自身能力, 家長質素, 甚至是運氣.


中國家長着緊子女教肓,真沒話說! 我的一個星展銀行舊同事, 她本來是負責衍生工具業務的, 工作表現非常出色, 後來被高盛挖角. 幾年前她夫婦二人跑回北京, 為的是在北京海淀區一家有很多髙幹子女就讀的着名小學為女兒謀一個學位, 據說為此送了過百萬人民幣的禮, 我最初聽到這樣的事情, 感覺非常愕然.  

近年香港的大學吸引了不少國內的尖子來港升學, 當中有些是因為獎學金吸引, 但亦有一些捨棄了國內名校的機會選擇來港升學, 求的是那種環境、那種氣氛、那種視野, 這也是我們的優勢. 香港的價值不經不覺就在眾多大陸家長和學生眼中顯露出來.  


今天香港社會彌漫著陸港矛盾, 當中很多是因為香港和大陸在經濟政治地位上相對的改變, 這是大勢所趨 每個人身處的環境都會局限了一個人的看法, 這是非常無可奈何的.  同是教肓問題, 北區本地家長便可能因為跨境兒童帶給自己孩子很多爭取壓力, 產生“仇蝗”情緒。


G20峰會, 奧巴馬造訪杭州, 大陸網上傳他給馬雲提了三個有關中國崛起的問題, 其中一問是:“何時全球的家長會樂意將自己的孩子送往中國留學?”我們可以批評美國的飛機導彈是帝國主義的延續, 但不少大陸家長願意將子女送往美國求學, 這便是一個地方軟勢力的最佳證明. 


(201692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