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0, 2016

建制針?


據說劇本是這樣寫的: 梁和游兩位議員是建制派的針, 他們特意在宣誓禮上一套大龍鳳, 以激起大部份平和香港市民厭惡之心, 製造機會被罷免, 甚至把其他進民主派議員也拉落水.  罷免後的, 香港人因為反對這種無聊舉措, 改投給建制派.  一個不留神, 建制在議會嬴得更多議席, 泛民失去l/3否決權, 便可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 根除拉布.  建制之後在立法會便可為所….. 

事圈內傳聞已久, 背後的疑點包括: 很多支持港獨的競選人事前都被禁止入閘, 梁和游卻可以過關; 大學時跟中聯辦有接觸; 青年新政冒起得很快 ,資金充裕,但梁從來沒有解釋資金來源; 青年新政在佔中期間不見身影等等.

年紀和成長背景令我變得“和理非非”和難以接受港獨, 我不支持「青年新政」但我願意將疑點利益歸於辯方. 令我感到失望的是中間民主派沒有道德勇氣站起來向無聊的政治秀說不. 

我更希望大家不要輕易墮入二分法的陷阱 ,政治立場是一幅光譜, 相對起來, 比梁和游更年輕我投了票的「香港眾志」表現便成熟得多. 但是梁和游的做法是縱使是人神共憤,那麼下一步應該是怎樣 ?趕他們出議會?重選 ?讓建制的議員入閘 ?令反對派失去半數? 抑或是讓中間泛民上位?

共產黨先天的權力慾今天擁有的經濟實力和組織能力 ,沒有一個有力的反對黨, 一國兩制難以保存, 我們很容易變了經濟繁榮假象下的溫水煮蛙。 

策畧上, 正如佔中期間我支持警察早點清場, 給這運動來一個“完美”的結局, 今次如果梁游兩人被遞奪議員資格, 對泛民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拖下去, 圖增建制派子彈.

今年729日越南兩個主要機場的電視螢幕上出現反越南和菲律賓的標語, 針對的是南海島嶼的爭執.  這些駭客據稱是來自中國, 事件雖然只是維持了短短幾分鐘, 但已經在大陸網上熱傳.  這已經不是中國駭客入侵越南的第一遭, 2014, 越南有多個網站亦曾被襲.  這種在人家的公共交通設施上發抗爭標語, 坦白說除了得一些阿Q掌聲之外, 實際上起不到什麼作用. 「青年新政」議員在宣誓就職禮上的舉動, 亦應作如是觀. 

梁游兩君在一些不是角力場的地方呈勇, 做了之後卻又不敢承認, 顯得猥瑣, 縱使令一小部份的支持者感到過瘾, 卻有損長期抗爭. 這事唯一令我感到欣慰的香港市民依然是尊重法律的, 大家都盯住議事規則, 場景如果換了北方, 發生這種“大逆不道 ̎的事情, 早已經五分鐘內拉人封艇清場。


(2016102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