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0, 2016

狂人政治充斥全球

商界閱讀政治事件往往流於一宿情願.   英國脫歐, 如果你根據事前的民意調查, 又怎會是黑天鵝事件呢?   當我們習慣用市盈率去看事情時, 很容易便忽略了很多人性的因素, 忘記了其實社會是由不同的階層組成, 每個階層所面對的問題和享受到的福利有很大的分別, 自然對政客的反應也是截然不同. 一人一票的結果和經濟課本的理性分析往往迥異.   

美國總統大選已經進入直路爭持階段, 特朗普被翻歧視女性的舊帳後, 依然故我. 仗的是共和黨極右派的白人鐵票支持, 我老是覺得此君甫始便不是全心全意競逐總統之位, 他心裡面最著緊的是推銷自己.  能夠入主白宮當然是蛋糕上面的糖霜, 也有助於將來出自傳賣書. 但是不論這次的競選結果如何, 特朗普肯定比起他參選之前, 是一個更值錢的品牌. 

一直以來, 兩黨政治的好處是驅逐一些比較極端的政客, 因為太極端, 很容易失去過半數的支持, 鐵票即使佔49%也成不了事. 特朗普競選之路走到今天令很多人跌眼鏡.  但生米已經半熟, 投資界又應該如何看待這一次的美國大選呢?  老油條希拉里和狂人特朗普, 那一個更利中美關係呢?  如果我們從中國的立場看, 有很多人相信希拉利心底裡可能比特朗普更加反共.  

衙門是鐵, 政客是流水, 但資金是會用腿走路的.  朋友E君是菲律賓華僑的富二代, 最近他家族決定將資金投放重點從菲律賓轉到美國, 他也因此會移居美國, 原因是對新總統杜特爾特沒有信心.  杜特爾特上台後, 覺得馬尼拉不利他, 很多重要會議都改在他的祖家達沃省(Daovo)舉行.  由馬尼拉坐飛機到達沃要近二個小時, 再加上杜特爾特不喜歡早起, 很晚才辦公, 所以整個行政體系的工作效率變得非常散漫. 

然而, 大家不要以為杜特爾特的狂人作風會惹人民反感, 曾經咀咒奧巴馬下地獄的杜特爾特, 民意支持度高逾九成.  有四份之一華人血統的他最近遠美而親中, 小國菲律賓一下子改變了南太平洋的政治版圖.  杜特爾特的鐵腕手法無可避免侵犯了包括軍方在內的國內利益集團.  馬尼拉最近有人擔心菲律賓會出現政變.  過去, 東南亞地區的香蕉小國出現政變是稀疏平常的事, 冷戰期間, 很多政變都有美蘇甚至中國的身影.  還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南越的吳廷琰總統嗎?我覺得時代是進步了, 就算是全球超級大國亦被迫學懂尊重小國權利, 但菲律賓軍人一直是制度裡面的尋租者, 這風險不可以全面抹殺.   

套用我朋友李寧的公司標語:“一切皆有可能”! 

(20161013日刊登於明報)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