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0, 2016

中環人看中環人寫的書


可能因為做那行厭那行.  我的讀書習慣素來不喜歡看中環人寫的書, 基於同樣原因, 唸理工的我很少看科幻小說, 沙翁(倪匡的筆名)的散文我很早便看, 衛斯理的小說倒是孩提時聽廣播劇才接觸.

我曾經在《信報》寫了5年專欄, 是一個很愉快的經驗.  王迪詩算是我的同文, 我倆素昧謀面, 當然比我年輕很多, 也出名很多.  她在《信報》的框框在非常當眼處, 我也間中瀏, 感覺作者筆風輕挑活潑.

早時逛書局時, 看到王迪詩將首部作品《蘭開夏道》版重印, 我隨手買了一本, 是我第一本花錢買的王小姐作品, 很快便看完.  書中談及的IPO盡職調查、入A1表前趕死線的各樣事情都是我熟悉的環境和人物, 但王小姐確是寫得挑皮.  提到Must Kara, MK不同彼MK, 我亦不禁會心微笑. 

金融風暴之後, 投行面對種種制肘, 但即使是以今天的收入和工作量計, 投行員工的性價比仍屬人力市場最昂貴的一族.  當然, 未來賺錢空間能否滿足這些是越級A型人倒是另一回事.

記得有一次碰上很久沒見的左丁山, 他說:『亞水, 你的文章寫得太艱深, 沒人看. 丁山兄是高人, 他的意見我當然接受.  回想一下, 像王小姐筆下的經歷, 我也有一大堆; 然而我實有無法寫得像她那般活潑.  人生如戲, 戲如人生, 有陣時扮不來就是扮不來, 我是接受代溝的存在.  

這些年, 我書架上放的書隨著年紀改變.  科幻小說仍然欠奉, 年輕時很喜歡的金庸小說早已經放在貯物倉裡.  近年更喜歡一知半解地啃一些大塊頭的歷史書, 真實的故事往往給我更多的幻想空間.

兩任《信報》編陳景祥和郭艷明都是舊相識, 我寫的文章不論政治正確與否, 從未受政治打.  唯一的小抱怨只是有陣子為了遷就排版, 我的框框像吉卜賽人逐水草而.

《蘭開夏道》是Lancashire的中譯, 是夏天開花的建蘭鋪滿了一條街的意思吧.  香港這塊洋涇濱地, 殖民地官員譯筆偶有佳作, 英格蘭西北岸一個沒個性的郡都譯得詩意.

書的出版社是王迪詩創作室, 中環人中環人, 賣錢的東西當然要私有化.

(20161027日刊登於明報)


2 comments:

  1. 作为企业家,您的时间和才能的最有成效的使用之一是成为作者。 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那可能有点吓人。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以最快的速度揭示将文字放在纸上的确切过程。 我发现一个很好的网站为会计 毕业 论文,我认为这是非常有用的网站。 所以你可以访问这个网站。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