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2018

土國危機,政治多於經濟


上週的新聞頭條是土耳其金融危機。任何一個國家,如果貨幣大瀉50%,絕對不是一件輕描淡寫的事。但是我覺得土耳其的問題是政治多於經濟,引發全球金融系統性風險並不高。

先說今次危機的背景。土耳其的總統埃爾多安在今年六月的選舉中雖然獲勝,當選是他多年來鐵手打擊反對黨的結果,國內潛在的反對聲音著實不少,而且對埃爾多安駕馭經濟能力的信心不大。美國借牧師被拘(但這已經是2016年的事),對土耳其實施經濟制裁,引發這次恐慌。

土耳其並不屬於歐元區,和八年前歐豬(PIGS:葡萄牙意大利希臘和西班牙)所引發的歐元危機,影響不可同日而語。土耳其外債的總數4仟多億美元,跟希臘差不多,不算誇張,但是通脹為虐,是主要新興市場印度外之最。這次貶值令國內經濟百上加斤,短期不容易恢復。 但土耳其在新興市場佔的比率並不高,在MSGI新興市場指數中,甚至沒有獨立排名,佔有率低於1%,歐美銀行在土耳其的總放債估計在2000億美元,接近成來自西班牙,主要是BBVA銀行。

反觀土耳其在地緣上,具重要戰略性,假若不穩,會影響中東地區的勢力分佈,甚至增加世仇俄國在地區的影響力。美國和北約如果真是失去這個盟友,在中東會變得鞭長莫及:曾幾何時,美軍空襲鈙利亞的飛機,很多都是從土耳其起飛的。上週,卡塔爾宣佈會經濟緩助土耳其。 

早時,我去了希臘渡假,見了很多東正教教堂,也重溫一下鄂圖曼帝國的歷史,因此對土耳其這個橫跨歐亞的國家特別感興趣。  我們今天熟悉的歷史,西史受當代英美影響,中史是受國共兩黨左右,往往吝於真相。土耳其曾經是一偉大帝國,而不是特朗普描繪的落後獨裁小國。土耳其的前身是鄂圖曼帝國,以回教為國教。鄂圖曼統治近東達六個世紀,勢力遍佈歐亞非三洲。鄂圖曼帝國更早之前是拜占庭時代(東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的壽命遠超出我們熟悉以羅馬為首都的西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的首都君土坦丁堡(今天的伊斯坦堡),當年是歐洲的核心城市。有了這些歷史,難怪土耳其人一直都心高氣傲,獨行獨斷,不喜歡作別人的附庸或傀儡。今次埃爾多安和美國硬拼,雖然是有點以卵擊石,但亦可以看到土耳其人的硬頸。 

(2018820日刊登於蘋果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