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1, 2019

寫專欄十年誌


因為想多認識一些反右的歷史,看了章詒和「往事豈能如煙」。後來,因為對京劇感興趣,也讀了章詒和的「伶人往事」,一本寫給不看戲的人看的書。這些書載的都是章詒和的第一身經驗,可讀性甚高,漸漸我也愛上了章的文筆。最近,終於抽時間讀完章的「花自飄零鳥自呼」,書中有一篇《水深水淺,雲來雲去—說林青霞》,文中提到董橋是鼓勵林青霞寫文章的恩師。

林青霞是我輩心目中真正的明星,亦舒稱她為林大美人。我主觀覺得林姑娘的五官、身材和氣質到了今天仍是後無來者(這當然是無緣識荊的我遠距離的感覺而已) 。林的文章我最初在《明報月刋》看到,後來我在書店中看到林姑娘出的書,但我沒有買。

我2009年開始替本地報章供稿,最先是在《信報》每週兩篇,之後增添了《明報》的隔週一篇,後來為了擴大讀者層面,別了《信報》的專欄,改為每週在《蘋果》發表。一個月寫六篇大一千字上下的文章,轉眼也寫了近十年專欄了。我寫文章,題材往往需要醞釀一段時間,此外,因為文字根基淺,有時為了斟酌一兩個字,也煞費思量。

做了那麼多年投行,賣刁為生,很明白凡事需要從聽眾的角度去考慮。有陣子,我也思量自家文章的市場價值,我的讀者群一般是性格保守的行內人,我絕對不是每天收幾十封讀者來信的那種作家,倒是在街上碰到一些新知舊雨,他們客氣地讚一兩句,我已經竊心歡喜。但我常常懷疑如果我不是早年在交易室薄有名氣,會有人請我寫稿嗎?林青霞如果不是超級巨星,文字能賣紙嗎?

平心而論,這便是市場,讀者買的是整體感覺,包括作者的背景和公眾形象,又豈只是作者嘔心瀝血粒粒皆辛苦的文字!

有朝一日,一定要請我的偶像董橋先生出來茶聚,邀他替我站台。

(《十年偶感》二之二)

(201931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