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3, 2018

從歷史看香港在貿戰中的角色


朗奴列根(1911-2004)是美國第四十任總統, 他讀的書比特朗普更少, 但地理常識也許是一樣般差.  他有次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Brasilia)演講, 開場白說很高興來到波里維亞 (Bolivia)!  去世多年, 演員出身的列根卻被很多人視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他成功地結束了和前蘇聯的冷戰, 方法是迫對手參與軍事競賽, 以致蘇聯國庫空虛, 民生不振, 最後因為內部問題而解體.   這是典型小混混玩撲克牌的手段 以本傷人.

今天中美貿戰, 特朗普何嘗不是用同樣的手段用經濟“哂冷”抵制中國. 經濟實力較弱的中國又應如何面對呢?  既然手上籌碼比對方少, 當然不可以每副牌都去馬, 但亦不可以每次都冚牌.   一定要時守時攻, 等候運氣的來臨, 然後使出致命一擊, 才有勝算.  但是我們的習主席有著中國人的良好性格 - 石敢當, 人民長期浸淫在“起來!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很多都義憤填膺地當起義和團來.  人肉長城當然有其價值, 但是魯莽衝動, 往往後果堪虞.  

最近林鄭公開和美國挑機, 其實如果我們從另一歷史事件 韓戰當中, 亦可以看見香港的真正價值.  1949年新中國成立, 1950年朝鮮半島爆發韓戰, 蘇聯出口中國出兵, 開啟共產陣營和西方資本主義壁壘分明的對抗, 中共亦被迫暫時放棄攻打台灣, 韓戰期間, 西方國家的經濟封鎖中國, 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 中間參與了不少走私活動,  亦因此成就了一批新富.  因為禁運, 香港之前的轉口貿易受制,  被迫發展自己的製造業:  電子、製衣、塑膠相繼出台.

有危自有機, 在貿易戰持續的氣氛底下, 香港更需要扮演一個獨立角色,  北京如果從戰略看,  亦應該繼續栽培這個有陣子不大聽話的繼子,  謀取活動空間. 維持香港民自由法治, 即使是個幌子, 就像紫砂茶壺的茶垢, 仍然是有它的價值.

(20181119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