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3, 2018

論國退民進

上週, 習近平的「財金國師」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發表講話, 重申中國不存在國進民退的問題 , 我觀看了多宗大陸和本港的報道,  覺得劉並沒有否定國進民退這現象, 只是提出官民合作是有利於中國經濟發展.

分析中國問題, 最難界定是究竟中國經濟發展處於那個階段?  有說 :中國要繼續發展, 必需要由國家隊領導.  但亦有人覺得: 經濟發展到今日的多元化 ,國企會扼殺了民間的創造力.

其實沒有一種經濟模式是永恆地優勝的.  經濟模式的成與敗,  往往系於人和天時地利.  同樣的政策在習領導之下也許可以成功, 在江領導下卻可能失敗;  有些政策可能早三十年中國經濟仍未起飛時行得通, 但現在卻會碰釘;  在世界舞台上, 中國也不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 中國的經濟發展當然牽涉到與外國的政經關係.

國家在經濟發展初期,  民間資本缺乏,  動用國家機器來輔助企業, 有催生效果, 日韓便是例子, 然而, 到了經濟發展後期,  民間累積了營商智慧和經驗, 並且在森林定律下磨練出一副靈活的商業頭腦, 效率往往比國企高.

國企常被人詬病的一點是:  領導人的經營目標是什麼? 是為股東(國家)賺錢? 是為自己為賺錢? 是為員工賺錢? 抑或是為自己下一個官職舖路!  太多的國企領導人 (包括一些需要高度專業知識的行業, 如金融、電信、石油…) 最後都去當省長、委書記…諸如此類.  我覺得這不一定是國家之福.

民企借不到錢是事實; 有企業老闆因為生意失敗而自殺亦是事實(中國的民間富豪榜是咒語而不是祝賀); 國企高管在反黑打貪的氣氛下行事比以前保守和謹慎亦是事實 (筆者覺得反貪如果沒有特赦時限, 只會造成人人永遠自危, 中紀委成了東廠).  上面的情況可能是陣痛, 亦可能是下錯藥方的結果. 

一個虛心的政府, 才能夠體察民情, 減輕傷害.

(於2018年10月2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